停售燃油车进入倒计时? 长城、大众、沃尔沃将“停燃”提上日程

分类:PK
更新时间:2022-09-05 11:25:15 作者:火狐软件手机版app 来源:火狐体育官网app

  【停售燃油车进入倒计时?长城、大众、沃尔沃将“停燃”提上日程】近日,长安汽车董事长朱华荣表态,以及长城汽车旗下最大的整车板块哈弗品牌宣布全面向新能源转型引发了产业内热议。中国汽车品牌宣布停售燃油车时间节点的尚不多见,但国际上已经屡见不鲜。今年6月,欧洲议会在其通过的一份关于“在2035年于欧盟境内停止销售新的燃油车”的议案中提出,“从2035年开始在欧盟境内停止销售新的燃油车。”该议案得到了大众汽车、梅赛德斯-奔驰、沃尔沃等车企的支持,不过,也有一些车企表示担忧,认为提前制定超过十年的长期政策为时尚早。(中国经营报)

  “中国汽车产业已经初步具备了停售燃油车的条件,停售燃油车可以纳入研究议事日程”“哈弗将于2030年正式停售燃油车”。

  近日,长安汽车董事长朱华荣表态,以及长城汽车旗下最大的整车板块哈弗品牌宣布全面向新能源转型引发了产业内热议。

  中国汽车品牌宣布停售燃油车时间节点的尚不多见,但国际上已经屡见不鲜。今年6月,欧洲议会在其通过的一份关于“在2035年于欧盟境内停止销售新的燃油车”的议案中提出,“从2035年开始在欧盟境内停止销售新的燃油车。”

  该议案得到了大众汽车、梅赛德斯-奔驰、沃尔沃等车企的支持,不过,也有一些车企表示担忧,认为提前制定超过十年的长期政策为时尚早。

  车企呼吁国家从顶层设计上研究停售燃油车的期限,这背后有哪些方面的考量,未来停售燃油车需要注意什么?就上述问题,《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了多位汽车行业专业人士。

  惠誉评级亚太区企业研究董事杨菁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停售燃油车会影响整个车市政策的顶层设计。既然电动化已然是大势所趋,若能尽早明确时间表,有利于车企方面提早做出长期规划。 当然,部分车企出于自身品牌和产品结构、竞争优势的考量,会希望全面电动化的步伐进一步加快。”

  “从长远来看,企业自主做出停售燃油车、全力推进车(决定),能够促使企业占据将来市场的先发优势,更好地吸纳消费者逐步释放出来的对新能源车的需求,这样的企业战略,还是值得肯定和鼓励的。”澳洲资深注册会计师谢宗博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不过,多位行业研究者指出,“停售燃油车不能一蹴而就,而是要根据新能源行业发展来逐步实施。”

  “从近些年的发展来看,我国新能源汽车产业取得了长足进步并呈现了良好的发展势头。中汽车产业已经迈入了大众普及阶段。”朱华荣表示,“建议进一步加快转型步伐,将中国停售燃油车提上议事日程。”

  记者关注到,虽然尚未明确燃油车退出时间,但该公司提出,到2025年,长安品牌将达到300万辆销量,新能源占比35%;到2030年,打造成为世界级品牌,将达成450万辆的销量,新能源占比60%。

  无独有偶,近日,哈弗品牌发布新能源战略并提出,至2025年,哈弗型销量占比将提升至80%,并于2030年正式停售燃油车。未来,哈弗还将建立新能源公司,从组织架构上支撑和保障哈弗新能源事业的发展。

  中国一汽红旗也将大力发展新能源业务提上了日程。中国一汽副总经理刘亦功公开表示,“ ‘十四五’ 期间红旗品牌(达成)年销量超 100 万辆(的目标),其中新能源智能汽车占比超过 40%。”

  国外,今年6月8日,欧洲议会通过了一份关于在2035年于欧盟境内停止销售新的燃油车的议案,该议案提出,从2035年开始在欧盟境内停止销售新的燃油车,其中包含混合动力汽车。

  随后大众汽车集团、梅赛德斯-奔驰集团、福特、沃尔沃汽车等车企表示欢迎和支持。其中梅赛德斯-奔驰负责人向媒体表示,公司已经准备好2030年前,在条件允许的市场做好全面电动的准备。

  大众汽车集团相关负责人则将“2035年” 这个截止日期描述为下一个十年中的一个“雄心勃勃但可以实现的目标”。大众汽车集团方面对于转型的看法是,纯电动汽车的过渡是不可逆转的。

  宝马集团没有明确燃油车退出市场的时间,但该集团董事长奥利弗·齐普策(Oliver Zipse)早前曾在一次会议上表示,“宝马集团已准备好应对2030年起关于燃油车的禁售令。”

  不过,据《环球时报》报道,齐普策曾在议案通过后表示担忧,德国汽车行业正在大力推动电动车,新车型也在稳步推出,“但鉴于在全球范围内每天都在经历不确定性,任何超过十年的长期政策都为时尚早。”

  虽然欧洲在“禁燃”方面显得果敢且有魄力,但是由于各国国情差异,部分车企也面临“大象转身”的困境,所以有些国家并不欢迎该议案。

  奥地利政府高层指出,该计划将对奥地利经济产生严重影响,停止使用内燃机将使汽车变得更加昂贵。此外,不乏担心充电基础设施的扩张跟不上电动车数量的声音。

  对此大众、奔驰两家公司认为,“该立法提案将确保政策制定者需承担起基础设施到位的责任。”

  北方工业大学汽车产业创新研究中心主任、教授纪雪洪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将停售燃油车提上日程,给传统车企提个醒,从产业链上做好准备,加大新能源汽车研发,以便未来能够快速转型。”

  国内,是什么力量推动车企自主将停售燃油车提上日程?哈弗品牌CEO李晓锐指出,原动力在于消费者心智在变。

  “从新能源的渗透率表现来看,现在整个市场已经从原来政策拉动性变成了消费者主动去选择,就是消费者心智在变,所以,不做转型肯定是走不通的。”李晓锐表示,“任何只做燃油车的企业可能都会面临这个问题,无非是早做还是晚做,以及是否有相应的技术储备、供应链体系来保障。”

  朱华荣也发表了类似的看法,“我国的新能源汽车产业,已经从原来的技术尝鲜、政策引导迈入了大众普及阶段。”

  今年上半年,比亚迪通过快速切换赛道从而崛起也让长城、长安、红旗等自主品牌对电动化转型更加坚定。

  今年3月,宣布,停止燃油汽车的整车生产,聚焦新能源汽车业务。砍掉燃油车业务,日子过得很“红火”。比亚迪2022年上半年财报显示,上半年比亚迪实现营收1506.07亿元,同比增长65.71%;实现净利润35.95亿元,同比增长206.35%,超过2021年全年净利润(30.45亿元)。

  销量方面,今年1~6月,比亚迪凭借纯电(BEV)、混合动力汽车(HEV)、插电式混合动力汽车(PHEV)三个支点撬动了64.14万辆销量,同比大增314.90%,超过2021年全年60.38万辆的销量,

  对此销量大幅增长,比亚迪汽车品牌及公关事业部总经理李云飞总结称,除了与战略、方法有关外,还与风口的到来有关,“比亚迪最近这一两年(销量)一下子起来了,我觉得是风口。新能源汽车从去年到今年增长特别快,包括像吉利、长城、长安、广汽等新能源板块增长相当可以。据我们的观察和判断,这个风口未来至少(持续)五年,对于接下来致力于新能源板块或者是战略转型企业来说,都是长期的利好。”

  一些自主品牌也显然敏锐感受到了风口的到来,并将其视为弯道超车的机会。李晓锐直言,“不是说我们看到了别人(友商销量快速增长),而是真正看到了市场的需求。”

  “随着全球新一轮科技革命的到来,保持新能源汽车的快速增长态势是关系到中国自主品牌抢抓战略机遇、实现弯道超车的重点工作。”刘亦功表示。

  “目前自主品牌在中车市场占主导地位。然而,一些主打经济型车的品牌需要时刻警惕主流合资品牌加速电动化后重新夺回市场份额。因此,加速电动化、智能化会是它们与时间赛跑、抢占先机的重要策略。”杨菁表示。

  虽然发展新能源汽车已经是大势所趋,但朱华荣强调,将中国停售燃油车提上议事日程,这并不意味着马上停售全部燃油车,而是指必须做好纯燃油车停售的相关研究,“建议相关部门和行业研究明确传统燃油车的停售期限,引导企业和全社会有序向新能源转型,为实现‘双碳’目标贡献汽车行业的力量。”

  多位业内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停售燃油车要避免“一刀切”,可以采用多元化的技术路线以循序渐进的方式推进,像是PHEV、HEV、REEV还要持续研究。

  “停燃油车,切忌‘一刀切’,需要有一个逐步推进的过程,可以通过一些税收的手段,去引导大家加快电动化转型进程。”纪雪洪表示。

  实际上,尽管当前新能源汽车发展得如火如荼,但是燃油、混动等产品销量在汽车总销量中的占比高达七成,车企不会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贸然停止销售燃油车。

  以哈弗为例,虽然该品牌明确宣布“停售燃油车”,但时间却是在8年后。从哈弗品牌释放的消息来看,哈弗将采取多元化技术路线,将重心转移到PHEV和HEV细分赛道,逐渐降低纯燃油车销量占比。

  李晓锐表示,哈弗将把赛道瞄准PHEV和HEV两块,“哈弗布局这两块市场有巨大的机会,因为市场并没有真正定下格局。”

  “新能源行业发展还存在不少薄弱环节,短期内禁售燃油车不现实。”谢宗博指出,“从目前新能源行业发展来看,电池制造和储能技术还不完备;生产成本还比较高;社会面充电、换电的基础设施建设还有待推进,这些问题,都是制约新能源汽车消费需求的‘痛点’。”

  重庆理工大学发规处研究室主任王文涛告诉记者,新能源汽车全面取代燃油车仍然存在诸多限制因素,其中,非常关键的一点在于险价格偏高,短期内难以得到有效解决。